刊物信息

主    管  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

主    办《荆楚学术》期刊编辑部

顾    问  冯天瑜 江 畅 邓长青

主    编  何立明

社    长  柯琦

常务副主编 南灿

地    址  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

          368号逸夫人文楼B-4005

邮    编  430062

电    话   027-87985380

E-mail:  2848728448@qq.com



办公地址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368号(湖北大学)逸夫人文楼B-4005   《荆楚学术》编辑部
学术动态
分析:谁能成为互联网上的IBM2008.07.04

      如果你现在还在认为谷歌是一家搜索引擎公司、亚马逊是一家网上卖图书的电子商务公司、Facebook是一家社交网站、淘宝是中国的购物网站的话,你没错,但是你落伍了!
  它们的确还在依靠提供满足个人消费者的互联网服务来换取巨大的商业机会,也正是由于规模庞大的最终消费者所带来的巨大流量,使得这些互联网新秀们只用了10多年的时间就获得了上千亿美元的商业价值。相比之下,为了达到与之相当的目标,有百年历史的计算机业的巨人IBM至少花费了半个多世纪,全球第一大零售商沃尔玛花费了30多年,全球软件业霸主微软至少也花了20多年,而谷歌获得超过千亿美元的市值只用了不到10年时间,并且现在的市值规模已经超越了它的很多前辈,成立仅4年的Facebook还未盈利就已经拥有了8000万用户和超过150亿美元的市值。
  但是现在,这些公司正在做的事情以及正在发生的变化,很难再用上述简略的定语来准确地进行描述。你随后将看到的是这些轻易刷新财富增长神话记录的年轻公司们,已经不仅仅只满足于在查询信息、买卖商品、建立社交关系等领域提供包罗万象的个人服务,它们还要为全球的企业级市场提供一个全新的商业计算平台。相比它们前10年所创造的财富,新的企业级市场将会是一个万亿美元级的机会,也会是一个在互联网上造就一个全新企业级市场领袖的机会。 
  万亿市场的入口 
  6月12日,谷歌在全球13个城市召开了第二届开发者大会,在北京面对着上千人的程序员与网站站长们,李开复走上台用舒缓的语调说:“我们认为平台的战争已经结束,互联网已经赢了,我们将一起和大家同心协力打造这么一个互联网的平台。”
  李开复所说的平台战争的结束,其实就是计算机产业的新起点,在过去十几年,那些曾经凭借昂贵的大型机,或者是个人计算机及操作系统所创建的商用平台,已经在经历了上个世纪的黄金时代后纷纷让位于互联网平台。
  在那天的谷歌开发者日现场,有记者向谷歌副总裁Marissa提问,既然谷歌的使命是要整合全球信息,那是否意味着谷歌未来也会整合那些存储在ERP、CRM系统中的信息,或者是在线社区中的信息?Marissa给了一个很肯定的答案,她说:“我们很愿意做这样的事情。”
  谷歌当然更愿意做这样的事情,整合存储在企业OA、ERP、CRM等系统中的信息,那谷歌将拥有真正的企业客户──这些客户都将享受由谷歌提供的数据存储和计算服务──而不仅仅是根据用户的搜索行为在互联网上刊登自己的广告。事实上,谷歌已经开始这么做了。2007年2月,谷歌把其邮件、日历、在线文档等这些原来只面向消费者的免费服务打包做成了一个Google Apps,从个人市场推向了企业应用,企业用户可以通过套件进行内部通信和协作、管理电子通信、共享和发布信息,并且不需要下载、安装或维护任何硬件或软件,这一切完全交由 谷歌 托管。这项服务谷歌向客户收取每年50美元的费用,这次在企业级市场的牛刀小试居然受到了中小企业的欢迎,Google Apps在去年竟然带来了4亿美元的收入。 
  而这只是谷歌转向企业级的开始。谷歌的第二步就是在开放用户的选择权──不只是Google Apps上指定的应用服务,在今年4月谷歌宣布推出的App Engine(应用引擎)之后,用户就可以像是在Windows操作系统上开发新的应用软件一样,在谷歌全球100万台服务器上直接开发编写新的应用服务。这些庞大的服务器组所拥有的超强计算能力,甚至比IBM公司提供的最顶级的大型服务器的计算能力还要强大,能为其遍布世界各地数亿的个人用户们提供7×24的不间断服务。 
  从已经牢牢占据的消费者市场,转向已经日渐明朗的中小企业市场,不难想像,倘若谷歌真象盛传的流言那样即将收购在线ERP服务商Salesforce和美国第三大的无线运营商Sprint,那其从互联网的尾部市场逐步侵入,转向头部市场进攻的“从小到大”路线将会清晰无疑,到那时,谷歌收购类似像SAP和Oracle这样的庞然大物也不是不可能,而谷歌服务的企业也将会是真正的大型企业了。 
  事实上,在电子商务领域,现在亚马逊已经获得了一批新的客户,这批客户不再是基于互联网交易平台的商品买家与卖家,而是那些想通过互联网从亚马逊租赁计算能力——包括数据处理到数据存储等功能的公司们。至今,租用亚马逊基础设施来处理自己业务的企业用户超过了37万,其中有互联网的创业型公司,也有《纽约时报》这样的老牌公司。 
  虽然亚马逊从不生产电脑和硬盘,也不会向企业出售软件,但现在,亚马逊开始为企业提供计算服务,亚马逊的创始人贝索斯认为,亚马逊已经在自己内部建立了庞大的IT基础设施,这些基础设施包括数目庞大的服务器群,存储硬盘等。既然自己的IT能力建设如此之强,那么亚马逊除了在满足自己平台基本的交易业务之外,也可以向公司之外的其他组织提供这种基础设施与计算能力的服务。这等于是把自己强大的IT能力输出给了别的小公司。
  美国的《纽约时报》就利用了亚马逊的开放平台做了一个新的应用软件TimesMachine,这是一个免费的档案搜索服务,可以搜索1851年至1922年间的所有档案,包括1500万篇文章。纽约时报将这项任务外包给了亚马逊,他们认为如果只靠自己的力量来做这件事,那么永远也不可能完成它。
  这种服务能力在以前传统型的公司中是难以想像的,传统公司要想在全球范围内提供这样的大规模不间断的连续性服务,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己部署IT系统, 用ERP理顺自己内部的组织流程,并结合CRM与外界客户的关系管理串联起来,同时也要在全球寻找更为廉价的资源地做服务的外包,例如呼叫中心就是将 7×24的不间断呼叫服务主要外包给了印度。
  谷歌的CEO施密特在去年访华时曾说,谷歌以后会在中国赚几十亿甚至几百亿元。当时这种说法引来了很多讪笑,一方面是因为中国的搜索市场无法承载这样的规模,另外一方面谷歌的搜索产品在中国被娱乐化的百度所压制,但是如今从为中小企业做IT外骨骼的角度来看,施密特的梦想并不虚空。
  不过,与IBM通过咨询等服务来卖集成的软硬件不同,互联网公司提供的服务将会更廉价,因为它们不会去向企业兜售任何用于计算的设备,只是将中小企业在互联网时代对IT的需求通过外包服务的方式争取过来,成为这些公司的外骨骼架构,互联网公司也由此切入到企业级的万亿美元大市场。